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专题专栏 > 环保清风

环保清风

家风故事:父亲的党员情结

时间:2020-07-02 来源:党委办公室(人事处) 打印

  我的父亲上世纪40年代初出生于四川山区的农村,就是这么一个世代在山区农民家庭走出来的基层群众,却对鼓励和支持自己的三个孩子入党有着特别的热情。 

  我大哥是在参加工作第三年入的党,这让父亲非常骄傲。二姐研究生毕业后加入了民主党派,父亲很不高兴,甚至不让她进家门。后来大家把民主党派也是为共产党当好参谋助手的意义分析给他听,他才消了气。 

  有了二姐的案例,在我高二的时候,父亲就拿着党章给我讲了很多当时并不是很懂的大道理。在我高三的时候,他盯着我向学校党组织递交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。在大四的时候,我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他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从老家打长途电话到我宿舍楼,一聊就是半个小时,兴奋、高兴、自豪之情溢于言表,并对我提出入党后要持之以恒争当先进、多做贡献的殷切期望。 

  我的大嫂和二姐夫都是共产党员,这在当年考虑这两门婚事的时候,也是我父亲表示赞同的重要条件。我结婚时,由于爱人不是党员,这让父亲很有些微词。2013年,我爱人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他立刻表示了祝贺,还给我们写来一封洋洋洒洒多达七八页纸的信件,鼓励我们好好工作,不辜负党的培养。 

  父亲作为一名普通群众,却对加入党组织有着强烈的愿望,这让我们有些难以理解。我就此事问过他,他说自己年轻时也多次写过入党申请书,但由于家庭出身不好没有通过审查,后来就放弃了,言谈中颇有些落寞。我想,这可能是他最大的遗憾吧。中国的传统观念里,自己没有实现的目标,往往寄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替自己实现,这可能也是他希望我们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原因之一。 

  父亲总是要求我们一切都以工作为重。2018年元旦前夕,父亲再次病重入院,医生告诉我大哥,随时准备后事。而我此时正忙于预算编制工作,再次错失了回去探视的机会。他在电话里用沙哑的声音对我说,回不来看我没关系,工作更重要,马上就要过春节了,春节回来好好聚一聚。但2018年1月5日,父亲就去世了。 

  父亲此生,自己没有能够入党,但是儿女们在他的引导和鼓励下都成为了党员。现如今,他的孙辈们也入了党。某种意义上可以说,这都是当年他栽的花、种的树,都在慢慢地发芽、成长。我想,他在此事上,应不再有憾吧。 

  作者:龚成刚  华南督察局党组成员、纪检组长

生态
环境部

分享

复制链接 微博 QQ空间 微信